临夏广河县:中国最大毒品集散地之一。警官称:有时感觉组织不是我们这边(转载)

  一个多月前,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课组就毒品犯罪对全国禁毒工作的影响研究》报告经数年努力,终告完成。报告披露了西部贩毒的种种“游戏规则”。。。。

  2004年7月6日,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三甲集镇。三甲集距离兰州86公里,是兰州通往四川、青海的交通要道,号称“西北第一集”,是西北重要的茶叶、皮毛和牲畜交易之地。

  临夏回族自治州的东乡县和广河县都已被国家禁毒委员会和公安部列为全国毒品问题重点整治地区。三甲集镇曾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为中国最大的毒品集散地之一。三甲集的毒品吞吐量一度是非常惊人的,以车皮而非人次计算。

  “上世纪90年代去三甲集卧底抓毒贩,看样品时,毒贩随便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大包。”张立峰回忆道,“现在大有改观,但毒情还是很复杂。”张立峰是临夏州康乐县缉毒大队大队长,刚被授予“五一”劳动奖章。

  广河县政法委的官员介绍说,今年5月三甲集抓了9个毒贩,这和以前比起来已经是“少得可怜了”。 如今,临夏的贩毒活动更为隐蔽,走私贩运大宗毒品的案件时有发生,而毒品消费市场则转以零包贩卖为主。

  “如果是外人,在三甲集一眼就被认出了,根本打不进去。”曾经和当地毒贩交锋过的张立峰说,由于受经费和机制限制,临夏的缉毒工作至今未形成有效情报获取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毒品地下销售网络仍然没有被摧毁,大的毒枭和贩毒团伙没有得到伤筋动骨的打击。最近,在北京、上海、江苏、新疆等地破获的多起贩卖“公斤级”的案件,都与临夏籍毒贩有关。

  “外省破获的贩毒特大案件,凡是那些姓马的大毒枭,十有八九是我们临夏人。”临夏州禁毒委官员马小龙说。今年6月25日,制造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市最大贩毒案的年轻女毒枭马秀琴被执行死刑。马即是临夏东乡人。

  近年来,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缉查,毒品犯罪分子通过亲情、乡情和内部帮规组成了更为严密的贩毒组织,“枪毒同流”,“毒黑交织”,对抗侦查打击的能力不断提高;毒贩充分利用航空、铁路、公路等进行立体式贩毒;在贩毒方法上,采用伪装身份、人货分离、雇人携带、遥控指挥,藏毒方式非常隐秘,伎俩不断翻新。

  甘肃与新疆、宁夏、内蒙三个自治区及陕西、四川、青海三省接界,并与蒙古共和国接壤。从阿拉伯“金新月”毒品产地往中国东部地区的毒品贸易路线,从印度经过西藏的部分毒品,从云南及“ 角”经欧亚大陆桥的毒品都经过甘肃。

  “其实,甘肃在解放前就是国际国内贩毒的重要通道,河西走廊当时已从丝绸之路沦为鸦片之路,我太爷爷那时就是玉门首屈一指的毒枭。有些毒贩家族几代就是干这个的。”一位当地人说。

  甘肃地区地处北纬30度至50度之间,属于干旱半干旱地区,非常适合罂粟和麻黄草等毒品原植物的生长。由于历史渊源,种植、吸食毒品在甘肃及其周边青海、四川、宁夏、内蒙等地的许多山区代代相承。

  初步估算,在甘南和临夏,一亩地能够种近1万株罂粟,这里的收购价为1亩地2万-3万元。甘南得益于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理因素,罂粟一年能产3季。也就是说,只要村民一年种上一亩三分地的罂粟,就能进账10万元,这对于年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的当地村民来说无疑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

  知情人透露,甘南的罂粟主要由临夏人到甘南山区当地收购,然后和临夏产的罂粟一起卖到甘谷县和岷县再加工成粗制,俗称“黄皮”,然后销往全省各地,部分贩卖到其他省份。据说,陕西铜川一带和内蒙一些地方的隐君子一直爱抽甘肃产的“黄皮”,戏称为“绿色食品”。

  一些毒贩发财之后,“荣归故里”、“大宴宾客”,成了当地农村的“英雄”、“榜样”,使无数贫困农民蹈其覆辙。而吸毒则又导致贫困。

  临夏当地流传“下云南上前线(东部),一来一去几十万,杀了脑袋也情愿”的说法,甚至出现了“杀了老子儿子干,杀了丈夫妻子干”的家族性贩毒现象。

  金新月”毗邻中国西北部边境地区,位于西南亚的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国交界地带,亦称“金半月湾”。由于该地区形状像一轮弯弯的月亮,故称“金新月”。

  1999年,“金新月”地区的鸦片总产量达到4600吨,占到了全球总产量的75%,一跃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鸦片产地。阿富汗成为世界鸦片生产第一大国。

  1997年以来,中国公安机关和海关在新疆的红旗拉甫、霍尔果斯等口岸共查获走私出境至“金新月”地区的醋酸酐66吨,而乌鲁木齐海关自1998年以来查获走私入境4113克、3139克。

  “金新月”地区的毒品对中国的威胁将越来越严重。新疆的民族分裂势力、极端宗教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开始参与贩毒活动,潜在危害很大。

  印度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向中国输出鸦片的国家。印度也是世界上被允许种植罂粟的极少数国家之一,年产鸦片量约占联合国批准的世界总量的一半。

  印度鸦片有一部分迂回进入中国,也有直接经过尼泊尔进入中国西藏地区的。2002年,中国曾摧毁了一条从尼泊尔经西藏、成都、深圳再到日本的贩毒通道。

  让临夏州康乐县缉毒大队大队长张立峰最为忧虑的是,以“东突”为首的分裂势力正在民族地区贩毒,利润被用来资助恐怖和分裂活动。

  历史上从甘肃临夏迁往新疆的回族中,有一部分与新疆维吾尔族的“东突”分子联系紧密,这些人经常来往临夏和新疆之间。

  在2002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次禁毒会议上,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周声涛确认,“东突”恐怖势力正在利用贩卖毒品获取的暴利筹集活动经费。

  长期研究跨国犯罪问题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石刚说,“9·11”之前,“东突”80%的资金来源为“基地”等境外恐怖组织;而“9·11”之后,“基地”和遭到严重打击,“东突”失去了在财政上的靠山。

  “贩毒及其他犯罪活动所募集的资金由原来只占20%,猛增到现在的一半以上,其中贩毒所得是大头。”他说。

  在云南,伊斯兰教主要分布在昆明、玉溪、大理、曲靖等州市,而这又多是毒情严重的地区。以前在云南就曾发现来自新疆‘东突’组织的毒贩。

  “民族分裂势力、极端宗教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三种力量开始参与贩毒活动,对中国构成了新的威胁。”

  如果将甘肃的毒品犯罪比喻为人身上难以治愈的脓疮,那么,已经有人担心毒素会进一步渗透到它的政治骨架中。

  康乐县的很多楼都是一些大毒贩盖的。这些人已经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他们形成一定的经济势力后,必定会进一步建构他们的政治势力。一旦这种情况出现,我们这些人就危险了。

  有时候,在县城的大街上见到毒贩,我都要上去和他们握手。我们只能在前期采取韧性的斗争,直到有机会彻底消灭他们。

  临夏公安局的一位警官说,毒贩政经勾结的苗头已经出现,“1999年,我们曾破获一起3公斤的大案,幕后主使竟然是康乐县信用社的主任。”更令人不解的是,该案犯竟然至今没有被枪决。“有时候,感觉组织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兰州市公安局禁毒处处长吴锦林也有这样的担心。据他透露,部分甘肃籍毒枭已有了正当的职业和合法的身份,他举例说了兰州某著名手抓店和其他企业主的名字,这些人身披“企业家、慈善家、政协委员”等光环,他们利用合法身份疯狂洗钱,进行更高层次的贩毒活动。

  来自9楼点赞作者:2stSS时间:2014-08-21 19:55:24古兰经并没有禁止销售毒品,当地成为毒品集散地是可以理解的。

  太可笑了,你以为中国像美国那样,黄赌毒贪污腐败都合法,占地球5%的人口的美国人,消费了地球上50%多的毒品,美国人均毒品消费是中国的300多倍,毒贩在美国是大爷,在中国连孙子都不是,是渣滓

  太可笑了,你以为中国像美国那样,黄赌毒贪污腐败都合法,占地球5%的人口的美国人,消费了地球上50%多的毒品,美国人均毒品消费是中国的300多倍,毒贩在美国是大爷,在中国连孙子都不是,是渣滓

  来自12楼点赞作者:娜娜娜娜叉时间:2014-08-21 20:30:51现在知道禁毒重要性了吧!禁毒与反分裂有关!

  来自14楼点赞作者:娜娜娜娜叉时间:2014-08-21 20:32:59我想提问:法院判刑太轻,检察院不抗诉,我们能提交复议,或者质询、起诉检察院?

  举报26楼点赞作者:飞驰的板凳时间:2014-12-15 08:09:08据他透露,部分甘肃籍毒枭已有了正当的职业和合法的身份,他举例说了兰州某著名手抓店和其他企业主的名字,这些人身披“企业家、慈善家、政协委员”等光环,他们利用合法身份疯狂洗钱,进行更高层次的贩毒活动。 “是谁让他们有这些光环的? ?”

  来自28楼点赞作者:mmh_ali时间:2014-12-15 09:43:10广河县隶属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位于甘肃省中部西南方,临夏回族自治州东南部,北靠东乡族自治县,西接和政县,南连康乐县,东与定西市临洮县毗邻,总面积538平方公里(2013年)。辖6镇3乡,总人口21.56万人(2013年),回族、东乡族占总人口的97.5%。2007年,广河县实现生产总值6.42亿元。

  广河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县,县内矿产资源贫乏,旱灾、雹灾等自然灾害频繁,是国列、省列的扶贫开发重点县。广河县有水帘洞、“新马太”、古太子寺、齐家坪遗址等著名景点。

  举报31楼点赞作者:mmh_ali时间:2014-12-15 09:45:31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79年)秦国设置了陇西郡,郡治狄道(临洮),又灭西羌枹罕侯,置枹罕县,广河县入秦版图。

  西汉时,从枹罕县析置大夏县。公元9年,王莽改大夏县名为“顺夏”,王莽败亡,东汉光武帝刘秀又恢复大夏县名。

  西晋曾撤销大夏县。西晋末年,前凉政权创始人张轨上表晋惠帝,获准在临夏与青海南部设置晋兴郡,领晋兴、枹罕、大夏等十县,大夏县得以恢复。

  南北朝时,北魏献文帝皇兴三年(公元469年),改大夏县为大夏郡,不久又恢复为县,属河州金城郡。北周时,大夏县属河州枹罕郡。

  唐太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曾废除大夏县,贞观五年恢复。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后,河州全境为吐蕃占据,大夏县成为吐蕃王朝的东部重镇,境内设诃诺城。

  宋神宗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大夏县重归于中原王朝,宋改吐蕃诃诺城为定羌城。南宋时,河州全境归金朝所有,定羌城为河州所辖三寨之一。

  元朝时设定羌县,位居河州路三县之首,曾为河州路治所在地。明朝时,废定羌县,设立定羌巡检司,直属河州卫管辖,同时设立定羌驿和定羌递运所。清因明制,改定羌城为太子寺城,乾隆时,移河州州判于太子寺城。

  民国六年(1917年),设立宁定县,县治设在太子寺,隶属于兰山道。道废后,直属于省。民国八年(1919年)设宁定县。

  1956年临夏专署撤销,设立临夏回族自治州,广通回族自治县改称广通县。后因县名与云南省广通县重复,于1957年改为广河县。

  那没有冉闵转世的话,汉族还可以中华大地多久?不敢想。举报44楼点赞作者:天上飞个熊时间:2015-07-04 23:33:38哪有禁不了的道理?拿出新中国刚成立时对黄赌毒的那股子干劲和狠劲,保证禁得了!刚解放那会儿的形势不比现在更复杂更险恶?举报45楼点赞作者:zxdsa12345时间:2015-07-05 02:48:39唉举报52楼点赞作者:红太狼11ABC时间:2015-07-05 05:21:07毒枭横行,于当地政府的保护有关系,建议换掉官员

  来自54楼点赞作者:都别找我我想静静时间:2015-07-05 10:12:33临夏是该整治一下了

  如果将甘肃的毒品犯罪比喻为人身上难以治愈的脓疮,那么,已经有人担心毒素会进一步渗透到它的政治骨架中。

  康乐县的很多楼都是一些大毒贩盖的。这些人已经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他们形成一定的经济势力后,必定会进一步建构他们的政治势力。一旦这种情况出现,我们这些人就危险了。

  有时候,在县城的大街上见到毒贩,我都要上去和他们握手。我们只能在前期采取韧性的斗争,直到有机会彻底消灭他们。

  临夏公安局的一位警官说,毒贩政经勾结的苗头已经出现,“1999年,我们曾破获一起3公斤的大案,幕后主使竟然是康乐县信用社的主任。”更令人不解的是,该案犯竟然至今没有被枪决。“有时候,感觉组织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

  兰州市公安局禁毒处处长吴锦林也有这样的担心。据他透露,部分甘肃籍毒枭已有了正当的职业和合法的身份,他举例说了兰州某著名手抓店和其他企业主的名字,这些人身披“企业家、慈善家、政协委员”等光环,他们利用合法身份疯狂洗钱,进行更高层次的贩毒活动。

  已经提前拉美化了????举报60楼点赞作者:751053134时间:2015-07-05 10:39:34还有这种地方?当地政府吃死的吗

  太可笑了,你以为中国像美国那样,黄赌毒贪污腐败都合法,占地球5%的人口的美国人,消费了地球上50%多的毒品,美国人均毒品消费是中国的300多倍,毒贩在美国是大爷,在中国连孙子都不是,是渣滓